福田科技集团 | English | 日本語
WHO:全球面临肥胖和营养不良双重健康威胁
发布: 2019.12.26

        最近,《柳叶刀》(The Lancet)杂志发表了一份来自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报告,该报告由四篇论文组成,指出全球正面临肥胖和营养不良双重健康威胁。
        随着各国食物体系的快速变化,肥胖和营养不足这两个问题越来越多地联系在一起,亟需采取一种新的方法,既要帮助减少营养不足问题,又要同时解决肥胖问题。这种现象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尤为突出。报告显示,三分之一以上的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存在营养不良形式重叠的问题(在20世纪90年代,123个国家中有45个;在21世纪10年代,126个国家中有48个),特别是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南亚以及东亚和太平洋地区。
营养不足和肥胖可能会产生代际影响,因为母亲营养不足和肥胖都会导致后代健康状况不佳。然而,由于食物体系变化速度的原因,越来越多的人在一生中的不同时期面临这两种形式的营养不良,这进一步加剧了对健康的有害影响。 

        世界卫生组织营养促进健康和发展司司长弗朗切斯科·布兰卡博士(Dr Francesco Branca)说:“我们正面临一个新的营养现实。我们不能再把国家定性为低收入和营养不足的国家,或者高收入和只关心肥胖问题的国家。所有形式的营养不良都有一个共同点——食物体系不能为所有人提供健康、安全、可负担得起和可持续的饮食。要改变这种状况,需要跨越食物体系采取行动,从生产和加工,到贸易和分销、定价、营销和标签,再到消费和浪费。必须对所有相关政策和投资进行彻底重新审查。”
从全球来看,估计有近23亿儿童和成人超重,超过1.5亿儿童发育迟缓。不过,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这些新出现的问题在个人、家庭、社区和国家出现了部分重叠。新报告探讨了这一重叠背后的趋势(即所谓的营养不良的双重负担)以及可能导致这种情况的社会和食物体系的变化、其生物学解释和影响,以及可能有助于应对各种形式营养不良问题的政策措施。 
作者使用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10年代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调查数据来估计哪些国家面临营养不良的双重负担(即,在人群中,有超过15%的人虚弱,超过30%的人发育不良,超过20%的妇女消瘦,超过20%的人超重)。
     与20世纪90年代相比,21世纪10年代世界上收入最低的14个国家新出现了双重营养不良负担问题。不过,与20世纪90年代相比,收入最高的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受到的影响较少。这反映了超重在最贫穷国家的患病率日益提高,而那里的人仍然面临发育迟缓、虚弱和消瘦问题。 
高质量的饮食能够促进健康生长、发育和免疫,能够在一生中预防肥胖和非传染性疾病,从而降低发生各种形式营养不良的风险。健康饮食的组成包括:两岁以内的最佳母乳喂养;丰富多样的水果、蔬菜、全麦、纤维、坚果和籽实;适量的动物源食品;最少量的加工肉类以及最少量添加糖、饱和脂肪、反式脂肪和盐的高能量食物和饮料。
     “新出现的营养不良问题是人们因为没有受到保护而受到不良饮食因素影响的一个明显标志。”在最贫穷的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人们在工作、家庭、交通和休闲方面正在经历饮食和行动方式的快速转变。新的营养现实是由于食物体系变化而产生的,这些变化导致与体重增加相关的超加工食品供应的增加,同时也对婴儿和学龄前儿童的饮食产生不利的影响。这些变化包括新鲜食品市场的消失、超市增加、超市对食物链的控制以及很多国家出现全球性食品、餐饮和农业公司。”
幼儿时期营养不足,然后从童年开始体重增加,这种情况增加了患一系列非传染性疾病的风险,使营养不良的双重负担成为新近出现的全球2型糖尿病、高血压、中风和心血管疾病流行的关键因素。负面影响也可能跨代传递,例如,如果母亲幼年时期营养不足,母亲肥胖对儿童患肥胖症的可能性的影响可能会增加。  
尽管维持这些应对营养不足问题的规划至关重要,但它们需要重新设计,以免造成伤害。通过卫生服务、社会安全网、教育环境以及农业和食物体系为应对现有营养不足问题而提供的各种规划,为解决肥胖以及与饮食相关的非传染性疾病问题提供了机会。 
报告确定了一套“两用行动”(double-duty actions),通过相同的干预措施、规划或政策,同时预防或减少因缺少营养而导致体重不足、虚弱、发育迟缓或缺乏微量营养素以及肥胖或非传染性疾病的风险。这包括从改善产前护理和母乳喂养到社会福利,再到以健康饮食为主要目标的新型农业和食物体系政策等一系列行动。
E-mail:sales@futaste.com 电话:86 534 7266358 传真:86 534 2125910
版权所有:山东福田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鲁ICP备05029475号